中国社会民主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楼主: admin

重要文件

 关闭 [复制链接]

7

主题

91

帖子

219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19
 楼主| 发表于 2014-11-15 17:47:03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國社會民主黨敬請中華民國政府善待中國民主異議人士顔鈞

駐洛杉矶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轉呈中華民國總統陳水扁先生

總統先生:
今獲悉中國大陸民主異議人士顔鈞先生自金門海域跳船投奔自由,現被關押在金門海巡署,我黨對此深表關注。
顔鈞先生在大陸爲中國的民主事業曾作出過不懈努力,爲此,中國政府對其施以嚴厲的懲罰,判刑兩年,獲釋後仍受到中共種種非法的不公對待。
衆所周知,在中共政府的集權統治之下,中國百姓生存步履維艱,毫無自由可言。爲此,中國異議人士爲良知、理念的奮鬥,曆經磨難;爲民族、百姓的奉獻,尤顯可貴。
我黨懇請中華民國政府能站在道義的立場善待如顔鈞、燕鵬、陳榮利等堅持理念、向往民主、投奔自由的人們!
此頌

春祺

中國社會民主黨中央委員會

二○○六年一月二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91

帖子

219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19
 楼主| 发表于 2014-12-29 11:39:46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追究刘国凯在社民党迫害及分裂风波中责任的几点思考
Date: Sun, 3 Jul 2011 20:07:40 -0700

刘国凯主席、中常委、中委及社民党诸位同仁:

卞和祥及萧虹发来了他们的声明,看过之后令人震惊。卞和祥及萧虹在对“抓特务”风波受害者道歉之余,揭示了一个非常令人震惊的内幕,这就是刘国凯主席到底在这个社民党风波中起到了什么作用?我们全党必须要深思,当这些奇怪的事情发生之后,我们是否也有责任?是谁挑起了这场风波,谁是这场风波的主谋。

从我个人所遇到的事情看,我更倾向于相信卞和祥及萧虹的陈述,他们的陈述更符合事实。如果这个陈述是事实的话,那么我们需要了解更多的真相,知道更多的内幕。

民运老战士,我党的中委张国亭说的好:这一系列借搞党内地方派系斗争而搞垮社民党,是有着严重可疑背景的曾大军长期精心策划,正是曾大军看准了刘国凯的狭隘心理,把党视作自己私有财产私有工具,私家党。就这样里外配合,一步步以图彻底搞垮社民党。而社民党半年来出现一片混乱,则是刘国凯长期以来独裁掌控一己私党的组织路线思想路线(听不得半点不同意见,自私、狭隘、嫉妒、猜忌,从而结党营私)所必然结果。

真相不会被谎言掩埋,我们在这场风波中必须要澄清事实,把事实真相公布于众,让所有的党员干部知道我党发生风波的真正原因,谁是这场风波的真凶?作为党主席,刘国凯同志必须要面对这场风波,必须要面对党员干部的质疑,回答清楚大家的疑问,我们需要知道,卞和祥和萧虹所作的陈述是否是事实?如果不是事实,请拿出证据。讲清楚说明白:

1.刘国凯在信件中称:“在黄钟等的疯狂攻击时,只有三个人‘护驾’,大军,小平头,老卞。我不想今后会少了任何一个”

这是不是你刘国凯对萧卞在你指使下疯狂党内“抓特务”的支持、纵容?是不是卞和祥、萧虹陈述的你布置的“抓特务”的党内重要任务的证据?刘国凯是不是这次党内风波的主谋?刘国凯需要负怎样的责任?

2.只要对你刘国凯“护驾”,听从你的抓特务命令和指挥,你就包庇、重用、纵容其横行,造成严重结果。你党内究竟需要的是优秀干部还是私人打手?

3.以下被揭露出来的话是不是你刘国凯说的:“社民党里黄钟,王亭芳的总后台不是汪岷,会是刘因全。把会议情况详细向王亭芳通报的也会是刘因全。老卞小平头你们对刘因全碰都不碰,老拿大军说事,我很感诧异。”

“我就是要把他们除名,如果刘因全反对,就连他一起除名,大不了不要美西党部了”

你有没有说过这些话?这是不是你在向党内盲目听从你错误命令的卞和祥和萧虹下达对刘因全秘书长的迫害令?你还对萧卞发出过对谁的迫害令?你意欲何为?十多名中委被清除出党是否就是你的所为?所谓的美西与美东党部的矛盾是否就是你刻意挑起并制造的?你为什么这样做?

4.创党中委刘世贤是二大任命的财务部长,你为什么免去刘世贤的职务和中委,是否是与你要陈志辉垄断财务,意图以党费为名清除党员有关?你在这个问题是意欲何为?刘国凯要承担什么责任?

你为什么拒绝向党内报告香港党部主席杨铮的意见?你为什么要意图清洗香港党部主席杨铮?你为什么清除旧金山党部主席伏虎?你命令纽约党部人员拒见党内同仁的根据是什么?你为什么要清洗创党中委、日本党部主席王亭芳?为什么清洗中委、宣传部副部长金秀红?

5.国内党员到底出现了什么问题?多少党员被抓捕?你为什么要诱使党员进入国安设立的圈套?刘国凯在这个重大的问题上应该负什么责任?

6.污蔑黄钟等人为特务是不是想掩盖你在中国秘密党部及党员被捕?刘国凯为什么不愿意将事件公布出来,为什么不愿意进行国际救援与呼吁?

7.你是否是指使、命令卞和祥、萧虹抓特务之后,再使用非法程序将他们作为替罪羊?你应该在这个事件中负有什么责任?你为什么不愿意履行组织程序,你为什么故意违反党章?你刘国凯准备如何承担责任?

8.最近,社民党发生了如此大的风波,你为什么逃避?你应该负如何的责任,为什么不允许党员干部提案质询?你为什么要坚持分裂党的行为?而不接受王希哲顾问提出的向前看,团结重整社民党的建议?你的意欲何为?你应该承担什么责任?

刘国凯为什么在中执委中隐瞒筹划在香港秘密召开三大?你是否知道这样的行为违反了党章和组织程序?你要对此负什么样的责任?



我们全体的党员干部需要知道真相,刘国凯作为社民党主席必须要说清楚、讲明白。

需要刘国凯对萧卞所谓“反特”对被你无辜清洗的一大批干部的迫害案公布真相,

我们也需要知道刘国凯究竟打算承担怎样的责任?应该受到怎样的追究?

我作为中常委,建议各地区党部开会讨论这个我党出现的重大问题,统一认识,搞清真相。我们必须清楚的认识到,社民党不是私人所有,党主席是由党员选举产生,不是“君权神授”,任何党员干部都有质询的权利,都有维护社民党党的根本利益的权利。任何违反党章和组织程序的人都可以被党纪惩罚,我们不能冤枉好人,也不能让毁党、害党的人逃逸。我们必须搞清楚真相,找到这次党内重大风波的主使人,真正的元凶。




草庵居士 (William F. Mei)

Asia-Pacific Human Rights Foundation
Tel: 310-254-8886



发件人:        张国亭 (zhangguoting2010@gmail.com)
发送时间:        2011年7月3日 18:36:28
收件人:        Diane Liu (dianeliu28@sbcglobal.net); 草 庵恢复 (figimei@hotmail.com); 蔡 登文 (pahrf48@yahoo.com)
抄送:        bianhexing (hexingb311@hotmail.com)
Re:卞萧说明和申辩有理,有力,还望美西3常委说明原委与真相,给卞萧以认识和工作的机会!
卞萧提出来了,常委不能不考虑。
刘曾的“决议”是错误的,应该翻案!
当时我已经提出“缓处理”并得到多位同意,在曾的急速大力推动下,演出又一幕“开除”戏。
丹麦 张国亭
~~~~~~~~

继续评liu的用“抓特务”的方法打击异己,搞派斗。
这一系列借搞党内地方派系斗争而搞垮社民党,是有着严重可疑背景的曾大军长期精心策划,正是曾大军看准了刘国凯的狭隘心理,把党视作自己私有财产私有工具,私家党。
就这样里外配合,一步步以图彻底搞垮社民党。
刘国凯既无海外民运与共党斗争的干劲,更无国内工作经验。
如今曾大军眼看揭发越来越深入,丧心病狂地拉住从泰国转来形迹极其可疑的刚加入社民党几个月是周某等吹嘘组成“铁三角”。
共产党企图通过海外代理人或派往海外潜伏民运民运组织内伺机搞垮海外民运是他们一贯政策,而社民党半年来出现一片混乱,则是刘国凯长期以来独裁掌控一己私 党的组织路线思想路线(听不得半点不同意见,自私、狭隘、嫉妒、猜忌,从而结党营私)所必然结果。所幸的是社民党内有着大度开明民主意识强的和共产党斗争 经验丰富的各地各级干部,于很久以来本着团结愿望采用谅解、忍让、缓转、期盼的态度。
但是.....
共产党是毛泽东的,但为什么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他就是为了打到异己。
社民党是刘国凯的,但为什么刘国凯要在党内抓特务?他也是为了打到异己。抓特务是方法是手段,小平头忘乎所以却.....
刘国凯就是利用开二大机会,以图排除异己(不唯唯诺诺听他话的人),指使曾大军一次次组织打击迫害驱赶社民党元老骨干和各地干部。
刘国凯他企图保持的是自己的小圈子。个人面子、、、
社民党不是个人私有工具,社民党是各位社民党成员多年苦心经营的民运组织.....
丹麦 张国亭
~~~~~~~~~~~~~~~~~
在 2011年7月4日 上午8:04,bianhexing <hexingb311@hotmail.com>写道:

关于没有认同“自我开除”卞和祥、萧虹社民党现任职务的声明

中国社会民主党中委、中常委、中监委、秘书处及全体党员同志们:

2011年6月9日,<独立评论>网站发表了<中国社会民主党中央常务委员会关于处置卞和祥、萧虹问题的公告>,该公告没有党章依据,不符合党章规定的程序,未经过中央常务委员会多数通过,未经过中央秘书处公布,因而是非法的,无效的。

现任中国社民党副主席卞和祥、副秘书长萧虹郑重声明如下:
卞、萧二人的职务一直没有被“自我开除”。我们二人一直未发布任何声明宣布自我开除。(如同我们无法拉着自己的头发自我离开地球一样)因此,依据党章,卞和祥依然是社民党中央委员会副主席、中常委、组织部长;萧虹继续担任中委、副秘书长、丹麦党部主任。

一.刘国凯起草的公告说:“卞和祥萧虹就自绝于(自我开除出)严肃的民主政治组织-中国社会民主党。” 经查证,社民党章程没有“自我开除”的处罚条例,没有“自绝于党”的处罚条例。因此,公告没有党章依据,是主席个人以言代党章,凌驾于党章之上的表现,不能成立。

二.社民党党章规定的处罚党员的条例是:“第五十八条:凡违反章程,对组织造成重大危害并不悔改者,经监委查证,中央执行委员会通过,可撤销其职务或予以开除。”

但是,刘国凯起草的这份公告,未经过监委查证,也没有经过中执委多数通过。从刘国凯提出此提案修正案,到曾大军擅自对外公布,只有短短几个小时。中监委委 员们连看都没有看到,更不要说“查证”了。中央常务委员会的七位常委,只有刘国凯、曾大军、吕易看到。刘因全、蔡登文、梅威廉、卞和祥根本就没有看到,更 没有表决。在这种只有少数中常委知情的情况下,就对外公布了,显然违反了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违反了基本的程序正义,违反和践踏了党章。

三.中国社会民主党章程第八章,组织程序,第四十八条规定:“凡须作出决议的会议,须有提案、讨论、表决、复核、公布结果五个程序。若有复决提案,须进行再次讨论与复决,即为该次会议终决。”

刘国凯提出的提案修正案,没有在中常委会进行讨论,没有当事人答辩,没有进行表决,更没有复核,就擅自公布了,严重违反了党章。作为党员,我们有党章规定的权利和义务,我们有申诉的权利。无论任何人,即使是党主席也要遵守党章,符合程序。没有程序上的正义,就没有公平。

四.刘国凯起草的公告的公布过程也违反了程序。

社民党章程规定:“第四十四条,中央委员会秘书处负责党的日常工作。”公布中央文件是党的日常工作,是秘书处的职权,应该由秘书长公布。但是,秘书长根本还没有看到这份“自我开除”的公告,就被曾大军公布了,严重违反了党章。
按照规定,中常委通过的公告应该先在中委公布,然后在党内公布,再后发布到本党网站,最后发布到公众网站。但是,曾大军没有在中委公布,就直接公布到公共网站,严重违反了程序。

五.刘国凯起草的公告给卞和祥的罪名是:“原中国社会民主党组织部长卞和祥长期以来在党内任意攻击其他同仁为共特”。这是嫁祸于人的无耻伎俩,真正的事实是:

卞和祥和萧虹抓特务是刘国凯主席亲自指挥部署的重大任务。在社民党内抓特务是刘国凯主席亲自挑起和在幕后指挥的,我们只是执行者。社民党抓特务风潮是从抓国内秘密党员开始的。

刘国凯违反组织原则和纪律,瞒着中委、中执委,甚至瞒着香港党部主任杨铮,私自前往香港(和陈泽超)与国内党部秘密成员见面(导致浙江党部主任王博远同志被捕,刘国凯私自将其除名了事),刘国凯瞒住所有的中常委成员,擅自准备在香港召开三大,擅自让国内的秘密党员参加白衣行动,造成国内党部的秘密党员大部分暴露,国内党部几乎全军覆灭。有些中委要求刘国凯救援,刘国凯不但不救援,还将他们打成“共特”开除。

与此同时,刘国凯指示我们不能泄露情况,也不允许在党内讨论,同时发出电邮告知中常委,国内秘密组织被破获的事情由他个人负责,其他人不得插手过问。试图掩盖事情真相,并把自己的错误推到别人的身上,特别是想以“共特”为理由解释他错误路线所造成的严重后果。

在这段时间,卞和祥是坚决反对社民党在香港召开三大的,也反对让国内秘密党员参加白衣行动的。但刘国凯根本不听卞和祥的意见,肆意妄为,给党的事业造成严重的损失。

不久,香港党部主任杨铮同志在了解到真实情况之后,特意专程前往美国纽约和洛杉矶,向刘国凯等人汇报情况,特意指出国内秘密党员问题及在香港召开秘密会议的危险。

之后,香港党部有人对刘国凯将国内党员打成共特的做法提出异议,要求社民党中央先调查然后救援。刘国凯面对这些提案置之不理,指示我们不要理会,同时马上指责黄钟是共特。自此以后,刘国凯随意污蔑党内持不同意见者为共特。

刘国凯不但对我们说:“吕易是共特”还对其他人士人说过。关于曾大军,他亲口说:“即使他是共特, 我也要用他”。刘因全为王亭芳辩护,刘国凯又说刘因全是王亭芳、黄钟的总后台,责怪我们:"为何老是不提刘因全,企图将刘打成共特,我们认为这样实在过 分,坚决反对,才使刘国凯的阴谋没有得逞。

刘国凯对我们说:“梅威廉 (草庵居士)和那么多中国官员认识,肯定是共特”。于是。刘国凯设计让陈志辉以没收到梅威廉的党费为由,说梅威廉没交党费,不准他进入二中全会会场,以自 动退党论。借此除去他的常委,中委职务。 同时,刘国凯还动辙对他所不满的中委和党员以不交党费或自动退党为名不容申辩就将他们除名.如林其干,武南希,刘海伦等十几人.

在这次纽约会议的关键时刻,是卞和祥出于公心,坚决反对刘国凯与陈志辉的阴谋陷害,亲自前 往民主党全委会找到梅威廉,并放梅威廉进入会场,保住了他的常委和党籍。这些铁的事实说明,抓特务风潮,是刘国凯亲自发动、亲自指挥的,我们只是执行者。 我们只是执行了刘国凯主席的抓特务的错误命令和路线。

从另一方面看,我们在执行 时,也是打了很大的折扣,没有完全按照刘国凯的指令将更多高级干部打成共特。按照刘国凯主席的指示,香港党部主任杨铮等诸多同志都是共特,但我们拒绝他的 指使,没有将这些人打成共特,从而保护了一批人。刘所谓的:"我没有及时阻止卞,萧二人抓共特".完全是想推卸责任.我们认为应先追究刘国凯的领导责任。 搞清楚是谁在指挥这场在党内“抓共特”的主谋,谁是真正的“抓共特”的主使人。

当刘国凯看到党内有人对他抓特务不满,准备联名推翻他时,担心影响自己的地位,便将我们当成替罪羊。我们是刘国凯错误路线的受害者。也是刘国凯忘恩负义、小人品行的受害者。

六. 刘国凯不但指使我们用打共特的名义清除异己,还让我们用其他方式清除异己,主要是打击美西团队。对此,我们也进行了力所能及的抵制。刘国凯说,蔡登文是台 独分子,必须清除。我们坚决反对,才只是免去了蔡登文的副秘书长,勉强保留了常委职务。旧金山党部主任伏虎前往纽约向刘国凯主席汇报工作,刘国凯主席以他 兼任巴蜀同盟会的职务为理由,拒绝见面,也不允许其他居住在纽约的干部与之见面,欲将他清除。刘士贤等创党中委,也被刘国凯清除。

刘国凯先是告诉刘因全等人,美西中委的党费由美西自行处置。然后,再以美西党部的中委没 交党费为名,将美西十位中委中监委除名【相当于开除党籍】,其中,包括刘因全的太太武南希,女儿刘海伦。当我们知道后,我们表示反对,卞和祥向刘国凯提 出,你用没交党费将他们除名,他们肯定不服。特别是刘因全的太太和女儿,都是坚定的民运志士,她们每年都参加六四中领馆抗议,参加社民党的各种活动,为 此,她父亲和姐姐逝世,中共也不准她回国奔丧,这是大家公认的事实。再说,刘因全每年交的党费最多,从刘因全交的党费中,拿出一部分作为其太太和女儿的党 费,也绰绰有余。你如这样将他们开除,会引起公愤。刘国凯竟然蛮横地说:我就是要把他们除名,如果刘因全反对,就连他一起除名,大不了不要美西党部了。

从以上的事例上,大家都可 以清楚地看到,我们也一直在尽我们所能抵制刘国凯清除异己的错误,只是我们力不从心而已。如果说我们有错误,那就是对一个独裁者太忠心耿耿了,以致最后被 他所卖。为此,我们向那些因为我们执行刘国凯的命令而伤害的同志们道歉,希望他们认清刘的品行,引以为戒.

有鉴于此,根据中国社民党党章和组织程序,我们宣布刘国凯公布的未经合法程序及多数中常委同意的所谓“公告”是违章的、无效的。一个违法并无效的自我开除公告是不能影响卞和祥、萧虹在社民党内的一切职务和权利及义务。我们也再次郑重声明:

卞和祥和萧虹从来没有“自我开除”出中国社民党,更没有辞去任何在社民党党内所担任的职务。在社民党党章上,从来也没有“自我开除”的字眼。

令人遗憾的是,刘国凯为了掩盖自己的错误,强行封闭我们的言论自由和揭露真相的权利,竟然擅自将卞和祥从中常委邮电组除名,将萧虹从中委邮电组除名。而且,中委、中常委、秘书处的工作和会议竟然瞒着卞和祥副主席和萧虹副秘书长。

作为拥有党章赋予我们各项权利的社民党高级干部,我们不禁要问:刘国凯主席,谁给你的这个权利?你依据党章的哪一条剥夺了我们的合法权利?你指使少数中常委公布的那份文件,所谓:"自我开除了"我们,符合党章哪一条?你凭哪一份符合程序正义的合法文件撤销了我们的职务?

我们正告刘国凯和中常委、秘书处,立即恢复卞和祥在中常委电邮组的权利。如果你们召开中常委会议和任何有关中常委的工作,必须通知卞和祥参加,立即恢复萧虹在中央委员会电邮组的权利,中委的任何活动和工作,必须通知萧虹参加。
否则,你们就是错上加错,你们就不是刘国凯口口声声自称的“严肃的政治组织”,对于你们违反党章和组织程序的一切行为,你们必须承担由此引起的一切后果。


特此声明

中国社会民主党中央委员会副主席、常委、组织部长:卞和祥
中央委员会委员、副秘书长、丹麦分部主任:萧虹

2011年7月3日
GUO-TING ZHANG
zhangguoting2010@gmail.com
Tel: (45)-6063 9982
skype: zh2480388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91

帖子

219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19
 楼主| 发表于 2014-12-29 11:41:03 | 显示全部楼层
惊心动魄的中国社会民主党二届二中全会

2011年4月15日晚上,参加中社会民主党第二届二中全会的代表们陆续到达纽约后,被曾大军,卞和祥请到餐厅吃饭。刘国凯没到场,曾大军介绍说,刘国凯主席太忙,没来。他当场给刘国凯打电话,说代表们都到了,想见见主席。他与刘国凯说了几分钟的话,就回过头来对大家说:国凯来不了,让我给大家问好,刘国凯让我宣布一下纪律:有人是特务嫌疑,所以,不能让他们参加会议,为了确保不让他们参加会议,我们临时将会场地址改了,暂时不告诉大家,明天早上8:30分,老卞到住处接你们,中共要破坏我们的会议。现在,中共对我们的打击和攻击,仅次于法轮功,这说明,我们干得很好,对中共的威胁最大。他们攻击的主要目标是刘国凯主席,这次,王亭芳,金秀红来开会,就是针对刘国凯主席的,所以,坚决不能让他们参加会议。不要告诉他们会场地址。具体事情,请老卞给大家讲一讲。卞和祥接着说:金秀红,王亭芳都是共特,王亭芳12日就来了,想见国凯,国凯就是不见他。他显然想进会场破坏。我们和国凯商量好,如果他硬撞会场,就报警。

16日上午8时30分,参加会议的人都集中到了三有酒店的大堂,等待曾大军、卞和祥来领会议代表们转移驻地,以避免被金秀红,王亭芳“渗透破坏”,卞和祥来到大堂,见金秀红,王亭芳也在大堂与代表们聊天,极为恼火,气冲冲地对王亭芳说:没有请你来,你来干什么?紧接着对金秀红说:你是中共特务,你来干什么?金秀红大声申辩,并出示刘国凯邀请金秀红来开会的信,卞和祥夺下金手中的信,当众将信撕的粉碎。王亭芳冲上前去怒斥卞的野蛮行为,刘因全和其他在场的人也对卞和祥提出了劝说和谴责。卞自知理亏,急忙离去,并要代表们跟他走。参加会议的中央委员拉着行李浩浩荡荡地跟在卞和祥的后面,从澳洲来的吕易,他那只超大号的行李箱,成了队伍快速前进的障碍,好多人去帮他,仍然赶不上队伍的步伐。由于金秀红,王亭芳也在前进的队伍中,卞和祥左躲右藏,用电话向躲在秘密会场的刘国凯汇报。三、二为群的队伍在法拉甚大街上缓慢地走了一个多小时,而此时卞和祥已不见踪影。参会的中央秘书长、监察长、中央执行和中央委员对这样的安排强烈不满。队伍终于来到了新的的住址处。那是一家坐落在41街,离刘东星为主席的“中国民主党美国总部”相隔仅3个门的家庭旅馆,没有招牌,没人接待,极其简陋肮脏。过了好一会儿,曾大军从旁边的一个门里出来,将代表们引进了楼上,并对金秀红说,这里没有你的房间。这时刘国凯主席依然没有露面。会议在哪里开?已经超过了预定开会的时间了,你们究竟想干什么?代表们愤怒地质问曾大军、卞和祥。刘因全秘书长大骂曾大军:你们把我们当傻瓜呀!这是开哪门的会?这样搞来搞去是为了什么?我还是秘书长啊,你们将我的秘书长免掉吧。曾大军支支吾吾不敢正面回答,他依然在与一个躲在阴暗角落里的人通话。因为金秀红,王亭芳都在场,没有刘国凯的命令,他们是不敢轻易将金秀红,王亭芳带入会场的。破坏了党的“秘密会议”是多么的大的责任啊。可能是主席发话了,曾大军、卞和祥兵分两路将代表们切割为二拨,一路朝东、一路朝西,金秀红和刘因全,以及香港的几个代表跟着卞和祥被引向东拨;王亭芳和草庵等人跟着曾大军被引向西拨。凌厉的寒风将代表们的脸吹打的青一块紫一块。东拨人马跟在卞和祥后面缓缓向缅街方向移动;西拨人马在41街西面大道的十字街口等候调遣。中执委,副秘书长蔡登文老先生风趣地说:我们早饭还没有吃,要杀要刮也得先吃饭呀。东拨人马渐渐消失在向东的人群中,西拨人马还在刺骨的寒风中站立。足足过了20分钟,一辆小车在西拨人群前停下,曾大军挡着王亭芳招呼其他人快上车,当王亭芳最后要上车时,开车的梁斌拉住王亭芳说:这是私家车,我不让你坐。你要上,我就报警。王亭芳奋然对梅威廉【草庵居士】说:草庵下来,我们走,这个会不开了。草庵下车与王亭芳向在缅街的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办公室走去,曾大军气急败坏,从车窗里伸出脑袋,用近乎沙哑的声音不停地大骂“你这个狗特务,………。“行人奇怪地看着这个失态的亚洲人。

代表们被带到了会场门口,这是法轮功的一个小会场,陈志辉(刘国凯的小舅子,财务部长)带着另一个年轻人守门,卞和祥和曾大军也上窜下跳,如临大敌,不许他们不认可的人进会场。
刘国凯让大家坐定后,叫卞和祥将内外两道大门关上并锁了,并叫大家关掉手机,将每人的手机一一收缴。并宣布,将包收起来,不许照相,不许录音、录像。只差没有脱衣搜身了。

刘国凯活像一位教主中央而座,一脸严肃,用深沉的声音,庄严地向“与会代表们”宣布:“这两天发生的事,真能写本书,很精彩很惊险。王亭芳这人,品行很坏。他和黄钟呼应,反对我。曾大军接着说:王亭芳金秀红都是共特,共特要破坏会议,为了顺利开会,只好采取紧急措施。刘国凯说:为了开好会议,我宣布,调整会议日程,马上进入选举副主席的程序。党章规定,要设副主席,因此,此次会议提议选举三名副主席。他接着说:先对中央委员的资格进行确认。他让陈志辉(刘国凯的小舅子,财务部长)拿出最近两年的党费表,对到会者说:连续两年不交党费的,按自动退党论处,新近被他个人任命的部长,新成立的党部主任,都应该确认为中央委员。这样,中委的人数在他精心设计的一加一减下,就成了33人了。同时他还宣布,郑存柱,杨水源,张铮三人,本人提出保密,就作为秘密中委,没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完全是刘国凯自己编造的)。可是,刘国凯新任命的纽约分部副主任赵有男,黑龙江人,政治庇护“客户”,正在上庭,曾大军为他上庭作证,为了证据充足,搞一个副主任当当,这里刘国凯和曾大军有多少抽头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这个所谓什么副主任,中委职务,来开会照相,都是为了上庭作证明用的。刘国凯在会上任命的妇女部长蒋晓岚(刘国凯给他取了化名叫晓蕾),是福建长乐人,是职业介绍所兼做庇护生意的,过去在刘东星的民主党和倪育贤的自由民主党部挂过号,因种种原因分手了,因需要证人和参加民运的职务,而找到曾大军,什么工作也没做,就被刘国凯任命为妇女工作部长并成了中委。而为社民党创党初期立下了汗马功劳的创党中委、原中央委员会,中央执行委员,秘书长王亭芳,和89年就参加民运的,二大被选举为中委,宣传部副部长的金秀红却被他们抛在了法拉甚的大街上,不准与会。

话说另一头,草庵居士与王亭芳沿着41街走到了坐落在136-31AVE4AF、IUSHING NY11355 的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办公室,陈立群、宋书元等人在忙着准备晚上的茉莉花声援活动。陈立群大姐听了草庵的诉说,淡淡一笑,对王亭芳说:他们不要你,就来我们这里嘛,我们不怕“特务”。

此刻,草庵的手机铃声大作,对方是金秀红,她被领东拨人马到秘密会场的卞和祥的另一辆车抛在了法拉甚的一个不知名的大道上。她大叫着“草庵你们在那啊!他们怎么能这样啊,我有刘国凯主席给我的会议邀请信。”陈立群大姐告诉她来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办公室的路线。十几分钟后,金秀红拖着沉重的行李出现在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的办公室里。她满脸通红,双手颤抖,进门就说:他们怎么能这样啊,我有刘国凯主席给我的会议邀请信。我想刘国凯主席不会这么坏,肯定的被曾大军,卞和祥控制了。”善良的金秀红万万没有想到,她的特务问题是经刘国凯主席钦定的。尚好,社民党还没有建立起武装,如果有的话,金秀红肯定掉了脑袋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可见外表的形象有时是可以迷惑一些人的。“他们究竟在哪开会,我一定要找到主席,我就不信刘国凯是这样的人。”金秀红自言自语地念叨着。陈立群大姐开导她半开玩笑地说:‘您别找了,找不着的,他们肯定在哪条船上开,当年共产党就是这样的呀!”

草庵的手机又响了,他一脸紧张,眼睛扫视左右,压低了声音说:好,我就下来。他放下手机,对王亭芳说:刘因全在楼下,要我与他谈谈。王亭芳起身说:我们一起去,草庵急忙挡住,我还是一个人去,等我谈好了再来叫你。草庵走后,就再也没有回到这个办公室。

时间已过中午,陈立群大姐为两名“特务”要了一份水饺、一份素面。后来,王亭芳将这里称为到纽约维权上访的“永不忘记的上访村”。是啊!雪中送碳之情,当然不能忘却。

不久,王军涛、王有材,傅申其等人都来到了办公室,见到他们的金秀红顿时忘记了刚才的委屈,与他们又是照相,又是聊天,好不开心。她念叨着:为什么他们不怕“特务”呢?王军涛、王有才说:怀疑他人是特务,是懦弱的表现,我们不怀疑别人是“特务”,因为我们相信自己可以战胜“特务”。一个连特务都害怕的人,高喊“反共”,其实是夜行怕鬼,高歌壮胆罢了。 金秀红高兴地说:虽然我被他们抛在了大街上,但是,你们的厚道给了我安慰。

社民党二中全会的确不是在船上开,因为今天天气预报有暴风雨,在船上开,肯定有风险。尽管社民党内高层人士中有人声称:要对中共施加暴力,那是教别人施暴,自己有风险肯定是要尽早回避。

在法轮功的一间很小的办公室里,由于“情况紧急”为了加快既定目标的实现,即抢当付主席(这是本次会议的重头戏),刘国凯不顾会议的程序安排,赤裸裸地“强奸”了社民党二中会议。曾大军,卞和祥在大会召开前,就已经策划,只要能把王亭芳堵在会外,他们的付主席就能当选。

王亭芳何许人也?89期老民运,社民党创党中委,曾经为刘国凯“炸过碉堡”,抵制了方圆要建立社民党中央军事委员会的提议,在一届二中全会上为社民党保驾护航,将社民党的方向扳回到了正确路线上;为了维护党章的尊严和党员发表自由政见的正当权益,为香港中央委员黄钟挡过子弹,得罪过刘国凯;对卞和祥、曾大军等人在网上大放诋毁刘晓波的言辞进行过坚决斗争。他为了社民党能够回归创党时期的原点,坚决反对某些人在海外借鼓动激进,让国内党员冒险牺牲,而自己在国外吃人血馒头,将党的前途绑架在为谋取个人私利的战车上;他公开反对卞和祥、曾大军担任社民党付主席,是因为卞和祥、曾大军反对《零八宪章》,诋毁、污蔑和平奖得主刘晓波。他一连串地得罪了刘国凯、卞和祥、曾大军的实际利益体。他成为了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他们拼死也要将他拒之会外。

二大选举出来的的中委有38人,到会的只有14人,到会的另外5人,是被刘国凯临时补上去的,他们有:吕易,周育田(宣传部长),宋宇轩(东南亚分部秘书长),赵有男,蒋小岚。这些人都没有参加二大,不是中委。蒋晓岚在参加会议的第一天还自己介绍说,她没有参加社民党,今天只是到会听听的。当天晚上刘国凯公布的所谓一号公报上,她就被刘国凯一人任命为妇女部长,中央委员。竟然让一个不是社民党员的人参加全会,并担任读票人,而真正的中委,竟然不让入会场。

选举开始,刘国凯提名曾大军,卞和祥,吕易担任副主席。吕易提名刘因全担任副主席候选人。刘因全表示不当副主席,拒绝副主席提名,秘书长也不当了,只保留中执委职务。刘国凯却假惺惺地劝刘因全接受提名,但又擅自宣布说:为了让更多人分担职务,如果刘因全当选了副主席,就不兼秘书长了。一个在二大上选举出来的秘书长,刘国凯竟然一句话就想免掉。

读票和计票也存在作弊,违反了最基本的程序。读票者是未参加社民党的蒋晓岚一人,计票者是刚刚参加社民党不久,没有为社民党做任何工作,却被刘国凯任命为中央宣传部长的周育田一人,计票时没让监委主席汪岷验票和监督。投票后刘国凯将票要去,自己拿走了这些见不得阳光的证据。显然是想掩盖他们的阴谋。

选举票数如下:曾大军14票,卞和祥11票,吕易9票,吕易没过半数,当选无效。显然,他们刻意串通做了手脚。一是提前在选举人上作假,将政治庇护客户赵有男等冒充为中委参加投票。二是读票和计票故意搞错。反正记票读票者都是他们的亲信。说你几票,你就是几票。没经过监委检查,也没经过任何其他合法程序的检查认证。
选举前后,许多参加会议的人对刘国凯的突然改变很吃惊,他这显然是搞阴谋。如:一。违反党章增加执委人数。党章规定,中央执行委员会由五人组成,刘国凯却不经合法程序,在没有修改党章的情况下【修改党章是代表大会的职权,中央全会无权修改党章】,就违反党章,个人擅自将执委人数增加到七人,就是为了把自己的亲信拉进执委。党章规定的最高权力机关是“中执委”,刘国凯却违反党章改为“中常委”,视党章为儿戏。二,将二大选举的真正的中委金秀红等拒之门外,将应该参会的日本党部主任王亭芳拒之门外。三,党章规定,选举中央委员是全体代表大会的职权,中央全会没有选举中委的职权,刘国凯却擅自提出了所谓的“确认”中委,将根本没有参加二大,更没有被选举为中委的人“确认”成了中委。四,二大选举的合法中委只有14人出席会议,二大选举的中委38人,缺席24人,不过半数。会议无效。如果按照刘国凯的说法,再加上经刘国凯确认的所谓中委11人,中委总数是49人,参加会议的只有19人,49减19等于30,更不过半数。30个中央委员没有到会,不过半数的“中央委员全体会议”,合法性何在?显然是无效的非法的会议。五,刘国凯当场任命了三个副秘书长。他还将被陳泱潮,盛雪,费良勇等一大批民运领袖公认的共特嫌疑人萧虹任命为第一副秘书长。更有甚者,他还擅自提出,如果中央常务委员会委员有了空缺,副秘书长萧虹就自动递补成常委。会上,有几位中委提出,这一条不合党章,不能通过。因此,这一条没有表决通过。但刘国凯当天【会议是两天,还没有结束会议呢】,就匆匆忙忙发布了所谓二中全会一号公报,竟然将萧虹递补常委的这一条没有通过的提议,也作为决议公布了。六,擅自更改早已确定的会议日程。无视党章的尊严,将党的事业当私产;将党员当家丁,活生生地强奸了社民党中央委员全体会议,强奸了中国社会民主党全体成员。
许多人抱着理性和热情而来,会后他们感觉到,他们花了那么多钱,耽误了宝贵的时间,从远方而来就是被人当摆设,就是为了叫几个人当副主席。而这几个人想当副主席,不是为了社民党的工作,而是为了上法庭给政治庇护客户作证时,有一个更响亮的名头,以便提高政治庇护的成功率,能捞更多的钱。有些中委愤愤不平地说:这次来开会,除了选付主席外,什么也没有做。该讨论的没讨论,文革啦,第二国际、第三国际啦,闲扯了半天,刚被刘国凯任命为第一副秘书长的萧红(笔名“小平头”)的《文化大革命广西吃人肉》的报告又占据了大量宝贵的时间。这与社民党中央全会有什么关系?

遭受强奸的善良人,通常都有一个共同的心理弱点,为了名节,不敢吭声。她们往往整理好衣襟,坚忍着肉体的痛楚和心灵的创伤,强打着笑脸,重新穿梭于生活中。其实,善良人留给那些疯狂的恶魔们有了再一次可乘之机。

2011年4月16日美国纽约法拉甚的午后,风雨大作,行人狂奔躲雨,被风吹折的雨伞在大街上团团打转,狂风暴雨一直持续了一个晚上。这一夜,遭受强奸的善良人,在刺骨的寒风中哭泣;强奸犯们却在昏暗的灯光下赤膊狂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Xiaochuan Wu|Archiver|手机版|中国社会民主党  

GMT-8, 2017-9-26 13:56 , Processed in 0.017482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